关灯
护眼
字体:

233、大结局终篇(7000+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原来那天,是南宫钰与叶萧然见面,从而被徐嬷嬷等人给发现了,若是徐嬷嬷一人发现,也许并没有什么,可是其他的那些人可都是皇上shēn边派来的啊,若是被他们告到东轩帝那里,那别说她叶萧然的shēn份了,就是整个海王府那也都是要遭殃的啊,从而叶萧然便向他们动了手,哪知那几个管事,婆子等都是些高手,好容易把他们给制服后,却是发现徐嬷嬷竟是要逃走,叶萧然只能亲自上前把徐嬷嬷给捉了回来,而徐嬷嬷与她挣扎的时候,抓伤了她的手,而指甲又划坏了海王妃的衣裳,从而才有了水心那手中的证据一说。

    而水心听完那几个人的阐述,水心才知道,原来那叶萧然与南宫钰是早就相识的,其实那天徐嬷嬷等人并没有真正的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便被发现了,只是宫里面派下来的那几个管事,婆子什么的却是知道南宫钰的shēn份,这才迫使叶萧然下了手。

    而水心今日在回来的路上也在内心中与自己打了个赌,那便是赌这个叶萧然在南宫钰心中的地位,从而她特意一路归来dà张旗鼓的先是把徐嬷嬷等人接到了马上车,随后又去山洞里把海越浩也接到了车上,随后又dà摇dà摆的回到府中,还让海越泽撤换掉了那些个暗卫,以保让那南宫钰进来的比较顺畅,果然不出水心所料,这个南宫钰果然没有让她失望啊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以为你这样求她放过我,我就会感谢你,我不会的,我的事情不用你管!而她们该付的代价也休想逃tuō。”南宫钰住了手后,一张俊脸气得涨红,脸上也满是不屑,只是那眼中的倘装坚强却是泄漏了他是真的被打动了。

    “钰儿,你收手吧,千错万错都是母妃的错,都是母妃的错啊,当年母妃就不该一意孤行的来报什么仇,一心缅怀你死去的父王,从而竟是把你给忽略了,钰儿咱们收手吧,你祖母说的对啊,你父王也不希望咱们拿他最在意的家人来报复啊!”说到最后,那叶萧然竟是嘤嘤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你不要替他们开tuō,我一定要替父王报仇的,我不会听你的!”南宫钰慌乱的说道,他这些年来也是只为这一条信念才坚持这么久的,今日他们的谈话,南宫钰可谓是全都听到了,但是他在心里告诉自己绝对不能被此所打动,他一定要坚定他自己心中的信念。

    “我们该付什么代价?上一辈的恩怨,我们要付什么代价呢?你真的很好笑呢,只为你这么长久以来的信念,你就可以冠冕堂皇的找那报仇的借口吗?南宫钰,我dà舅舅又zuò错了什么,竟然遭受你这样不礼貌的对待,你到是说说啊?”

    水心看到了他那慌乱的神sè了,也看到了他正在挣扎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哼!若是不把他抓来,你们肯上当吗?伊水心你是很聪明,我很欣赏你,但是你错就错在不该嫁给海家的人,所以这次的事情,只能说是你倒霉了!”南宫钰冷嘲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南宫钰,你觉得你那飞鹰十八骑是天下无敌吗?真是好笑,我倒是要看看是你倒霉,还是我倒霉呢!得了!把他们一块带上来吧!”水心突然又拍了拍手说道。

    而这次惊恐的便不止只除去水心与海越泽之外的海家人了,这次惊恐的却是南宫钰了,因为他清清楚楚的看到了飞鹰十八骑,正被齐刷刷的用铁链子锁着带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这怎么可能啊?伊水心你……”南宫钰那如玉般的俊脸,此时又变成了惨白的一片,而那颤抖的手指也不停的抖动的指向伊水心控诉着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了我?只准你玩阴的吗?早在你来王府的时候,你的行踪就控制了,你要记得,无论你那飞鹰十八骑有多厉害,这可是在东轩国的地界,你还想着在这里只手遮天吗?”水心淡然一笑说道,早在她们回府的时候,水心就让项南与宇文晨秘密的前往逍遥岭安排好了,只等那南宫钰出来的时候,他们便去迎救人,蕊儿被他们留在了相府,直到相丞相得救后,才被人送了回来,所以当水心看到蕊儿的出现时,她便知道事情已经办妥了,而接下来与南宫钰的对话中,她当然是相当的有胜算了。

    “伊水心,我求你放过钰儿吧,放过他吧!”叶萧然见状苦苦哀求道,如今她现在并不想报什么仇了,她只希望她的儿子能够好好的生活下去。

    “心儿啊,你就放过钰儿吧,那孩子的命也是苦的啊!”老太妃也老泪纵横了。

    府发了份。海王爷张了又张嘴,却是没有说出什么来,他gēn本没有任何的立场去要求水心与海越泽去zuò什么。

    水心微微的看向海越泽,叶萧然的跪地磕头,老太妃的苦苦哀求,无一不让水心心软,而那个南宫钰又何尝不像海越泽一样可怜呢?但是这件事情,水心并不想介rù,他尊重海越泽的意见,从而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他可以走,但是你必须留下!”海越泽指了指叶萧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从明天开始,你,祖母,还有计姬一同去鄯善庵去带发修行吧,其他人我都可以既往不纠!”海越泽清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去,我不要去,我是谁啊,我可是北地的王妃啊,我为什么要去那种鬼地方,我不去,我不要去!”叶萧然与老太妃都无异议,因为她们都清楚,这是最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  “你不去?你不去,那么你就在这里等死吧!你以为今日这种局面,我说放过你们,你们就能安然的离开吗?皇上已经介rù此事了啊,若是我不给皇上一个交代,别说你们了,就是整个海王府也会陷rù困境的,去与不去,你们好好想想吧!”海越泽轻轻扫了他们一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母妃,儿子愿意与你一同死,儿子不愿意你去那里受苦,北地,我是不想回去了,母妃,就算是死,我也要与母妃死在一块啊!”南宫钰跪地dà哭,哭的像个孩子一样,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谨慎小心着,今日是他打记事以来,哭得最放肆的一次了。。

    “傻孩子,母妃有什么苦不能吃呢,何况去鄯善庵也好,母妃要为这么多年来所zuò下的孽好好的赎罪,以后到了下面也对你父王有个交代啊,钰儿,你不必回北地了,你可以自由的去你想去的地方,只要你记得,母妃的心里永远都是ài你的,咱们现在不能那样的自私,要知道,死是很容易的,但是咱们已经对不起海家的人了,不能一错再错了!”叶萧然很是慈ài的把南宫钰拥在怀里,她明白海越泽的意思,那些个管事,婆子等都见到了她与南宫钰相见,想必这件事就算伊水心等人不追究,怕也是不能善了的,而叶萧然现在最dà的一个愿望那便是儿子的安危,只要儿子安全了,那她在哪里生活又能怎么样呢。

    “母妃……”南宫钰轻轻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就按心儿说的办吧,对外宣称,我等犯了家法,而被遣去那鄯善庵去带发休行吧!”老太妃也是含泪说道,她这一辈子的罪孽,就此来个了断吧。

    众人达成一致,而无故于许姬的哭喊,就定了下来,海王爷此时gēn本不知道该拿出怎样的心情去对待,那可是从小疼到dà的儿子啊,没想到却不是自己亲生的,但是自个儿的dìdì又是为了救自己,而被自己误杀的,所以他满心自责,就这样的纠结,海王爷病倒了,病的很严重,导致于第二日老太妃几人一同前往鄯善庵的时候,海王爷都未能相送。

    当东轩帝得知这件事情的时候,只是lù出了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再说被带回来的冯如月与伊水柔二人,她二人是晕着被劫出来的,直到她们醒来的时候,才知道什么是害怕,直到在她们看到水心的时候,二人便愤怒了,竟是不顾一切的dà骂出声,特别是伊水柔,她觉得若不是伊水心,那么她便早就是那该嫁给那宇文宏了,哪还需要走这么多弯路,到最后,还只能zuò宇文宏的侧妃。

    “伊水柔,你终于不打算再装下去了是吗?呵呵,你是不是觉得dà家都欠了你的,是不是觉得整个世界的人都欠了你啊,可是你怎么没想想,若不是你先招惹我的,我会去应对吗?说白了,任何事情,都是先有因,后有果的吧!”水心含笑道。

    “伊水心,你想怎么样,你把我们抓来想gàn什么?你不要以为你现在是王妃了,便可以为所yù为,我们怎么说,也是未来的皇子妃啊,你快放我们出去!”冯如月突然有些明白伊水心这样zuò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的很简单,那就是我的表姐,项纱儿,你们要告诉我她在哪里,若是你们敢说谎的话,下场不是你们可以想像的。”水心冷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说什么,我们gēn本就不知道!”伊水柔与冯如月竟是慌乱的对视一眼,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真的不知道吗?呵呵,影,去把她们的头发给我剪下来,然后送到冯府去,看看冯dà人会怎么看?”水心冷笑道,在古代女子的头发可是十分珍贵的,特别如冯如月与伊水敏这样的,那更是ài发如命的,所以水心便向她们的弱点下手。

    “你敢!伊水心你怎么敢?你好dà的胆子!”伊水柔惊慌失措了起来,对于伊水心的狠毒她可是深深的领教过了,所以她十分的害怕。

    “我敢不敢,那你就试试看吧!”说完,她便给影使了个眼sè,影随即起剑,一挥,便挥去了那伊水柔一缕黑发。

    “啊!伊水心,你怎么敢,你怎么敢啊!呜呜呜,我的头发啊,我的头发……”伊水柔伤心的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呢?你说不说呢?”水心又转过头来向冯如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,我什么都说,项纱儿她在……”冯如月眼见着伊水柔那一缕的青丝就这样被挥了下来,她能不害怕吗,要知道,这除去头发的重要性,若是那剑轻轻的一偏,那估计砍下的便不是只是她的头发了。

    “她在……她在西山的别院中!你放过我们吧,我求求你了!”还没等那冯如月说完,伊水柔便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早些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