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06.茶楼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夏侯锦一行十二人或装作单身行商,或假扮投奔元国的游侠儿,分散进入洛阳。

    如今这两类人到洛阳的络绎不绝,十二名死士混在其中一点不显眼,都顺利领到元国腰牌。

    虽是死士,然若事发后能得有几人逃脱也是好的,元国有腰牌管制,分开进入要安全许多。

    其等虽都是初至洛阳,之前却有细作踩过点,投宿的两家客舍相隔只半里。

    住下后,夏侯锦让卢匡领人安心呆在客舍中,他与曹乘、李吉、龚成四个假扮行商的,则分开出去打探消息,每日轮换一个在宫门前铜驼街(注1)上售卖货物,试试能不能守到机会。

    众死士中,曹乘是曹氏族人,李吉原是曹氏部曲,龚成原是夏侯氏部曲,这三人都曾任军中细作,打探情报最为擅长;卢匡则是新近投入军中的悍将,八品世家青州平原卢氏族人,大力士,善使长椎(注2),也是这支刺客队伍的副领队。

    深入敌境来刺杀对方首脑,不用郭嘉反复交代,夏侯锦等都知道,事前定要仔细查访、谋划,耐心寻找机会,半点急迫不得的。

    以前的细作探知到,邓慕安会到百姓家去拜访问话,也只有这种时候,为不惊扰民家,带的护卫很少,只是何时到何地百姓家去邓慕安全随兴而定,难以判断。

    每日有人游走铜驼街,却不敢太过靠近宫门。倒是发现过邓季出宫七八次,沿途远远暗随着,多是往朝中文武家中,要维持元皇体面,来去护卫甲士都有上百人,前后拥簇着根本没下手机会。

    唯一带着十余护卫到百姓家中的一次,也没多久就回宫去了,邓季进入宫门的时候,卢匡等得报急出动的才刚奔出客舍。

    身为一国之君,邓季并非全无警觉性,到百姓家中做客的时间很短,要尾随刺杀并不容易,十二人全时间埋伏宫门之外又完全不现实。不过根据仅有的一次邓季出宫到民家事,夏侯锦等的判断与郭嘉也相同,若得晓其大概目的地和时间,成事机会极大。

    然而这如何容易?

    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。夏侯锦想要稳妥,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,卢匡性急,在客舍却待得渐不耐烦,密议时开口提出若实在寻觅不到良机,便邓季出宫往文武官员家中去时,冒死进击也可。

    拒绝卢匡几乎没成功可能的提议后,夏侯锦等四人再努力在洛阳城中努力打探,前后在民间暗访近月,终于让事情最先发生变化的是李吉。

    进入元国治下时货囊中装盛着铅粉,所以李吉假扮的是一位妆粉商。

    这时代民间妇人的化妆品,胭脂之外多自制妆粉,一般是将米汁或粟汁沉淀后暴晒形成粉末,称米粉或粟粉,若得在其中添加些香料,就变成香粉,已经是高档货了。

    李吉贩卖的铅粉以铅、锡、铝等制成,又称胡粉,质地细腻,色泽润白,确实深受妇女喜爱,不过因为价格更高昂,勤俭持家的主妇都舍不得买,只愿用自制的,只少数富裕人家购买。

    河南治下百姓富裕者越来越多,乱世中别处难卖的胭脂、铅粉、锦绸、瓷器、蔗糖等奢侈品都已有大小行商运来。

    李吉走街串巷卖铅粉,凡遇到家中有老人在的,都要表现得话痨一般,引对方与自己聊上一会。

    邓季起自微末,李吉走得多了,还真撞到几户认识大元皇帝的人家,从这些老叟、老媪嘴中,渐渐套到些与之相关的事情,不过绝大多数无用,比如在涉侯国拜母旧事,邓慕安曾亲至其家做客、其几个儿女长短、妻妾不合等事。

    李吉曾特别留意两家,都有女儿在皇宫中做女官,可惜这两家嘴巴都比较紧,未套出任何有用信息来,怕死盯着问太生硬惹人生疑,只得放弃,再让夏侯锦曹乘等轮番上门,亦无所获。

    九月渐尽的时候,李吉串访中遇到一位真正话痨的老叟,两人在其家门前聊了大半天,李吉刻意引导下,老头吐出了许多皇宫、朝廷最近之事,推测下来竟然八九是真的,远甚之前所获。

    李吉顿时打起精神,谈论时已知老叟的两个儿子都只是平民户籍,假作不愉状:“我虽只末流行商,却亦正人,老丈何尽假语相欺也?”

    那老叟瞪眼不悦:“老朽向来实诚,焉有只言片语作假?”

    “老丈所言皆朝中事,岂平民可闻?或老丈尚有贵戚至亲在朝中?”

    老叟轻吐口气,问:“吁!尔可知饮茶之事?”

    饮茶?李吉想一想,迟疑道:“略有所闻,茶本解毒之药,僧人以之代酒,后饮法为汉皇室所得,曾列为贡品,乃是贵物。”

    “尔所知亦不少!”老叟大笑:“我大元皇帝令匠人改制茶之术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