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401.元皇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八月初一。

    天才蒙蒙亮,甄府门外就开始聚起人潮来,许多商行伙计抬着大箱大箱的铜钱摆到门前空地上。

    行商主人、管事、伙计、一个又一个的大钱箱,直将甄府门前阻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辰时初,府门前也布下了警戒,而且居然不是洛阳官寺差役,而是大名鼎鼎的黑铁卫。

    看到这架势,好些尚有疑虑的心中又开始打鼓,犹豫着到底要不要进去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有些像劫财的模样啊!

    甄府府门虽开,门前的黑铁卫却未就放人进去,赵原也只能随在人群中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辰时三刻,才有一名少年从府内行出,冲门外众行商道:“我乃甄尧,甄仲勤之弟也。诸位欲入内者,且先纳钱于门房,每十万钱许入一人,事后无意购货者,再退钱去。”

    说毕,少年自折身回府。

    如赵原这等不会有犹豫的,少年回府后立即便使伙计抬箱子到门房纳钱。

    两名文士在一位面目阴沉的青年带领下仔细问询记录各人的籍贯、往来河南次数、时年等。

    这么多铜钱非一二时可数得清楚,门房处只有三位账房,缴纳的铜钱倒处理得简单,只叫钱主自报钱数,然后称清楚重量,估算大致不差,便各堆放一处,上面插纸书明钱主、数量和重量。

    犹是如此,要进门的人却也太多了些,直到已时中,交钱的开始稀少了些。府内才又出人来。叫纳钱者入内。

    赵原先纳钱三十余万。怀中还揣着近八十两金子,只与大管事一同进门。

    第一波拥进门的便有三百多人,料甄府客厅安不下这许多席位,客厅房门紧闭着,只让大家立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赵原抽着鼻子,他在人群中闻到一股淡淡的墨香味。

    “欲售墨条么?”

    闻到的非止赵原一个,人群中甚至有人直接问出声来,只是无人答他。

    大门外还在断断续续有人入内。不一会,又有新4style_txt;的香味传入鼻中。

    赵原肚中一声轻响,才看到院门处先前那甄尧领着几名大汉,抬两大笼冒着热气的蒸笼过来,放到院中,揭开盖子,都是白乎乎的面饼,河南人新近还开始叫它馒头。

    甄尧大声喊:“人尚未齐,诸位先且取食充饥!”

    一大早起身到现在,水米未进。赵原早就饿了,急上前抢了五六个面饼。回头分给年迈的大管事,一起吞食。

    抬蒸笼的大汉们回头又提来四桶加蜜的温水,丢下十来个水瓢,任口干的自取水喝。

    赵原吞下两个馒头,再喝大瓢蜜水下去,感觉好了许多,不过马上又觉得尿涨,再寻人问到厕间,泄了腹中溲,方觉浑身清爽。

    再回院中,四顾周边进食者、森严的戒备和还在陆续赶进来的人,他并没任何觉得不安的地方。

    只有廊下三位略有些惹眼,做主的当是中央斜靠栏杆的文士装青年,左侧一位面貌凶丑的彪然大汉席地而坐,左手把玩着三支手戟,右手拿着面饼大口啃咬,看样子是青年的护卫;右侧则立着位俏生生的美貌妇人。

    靠栏青年与丑汉一样,也在往嘴中塞着面饼,赵原看到,他还将咬过一半的面饼转递给美妇人,妇人跺脚不肯接,面上有些羞恼模样。

    大元皇帝真要动手劫财,几个护卫抵得什么事情?今日入甄府的行商,要么独身一人,要么领着管事,如这青年般带着护卫的已是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而行商在外都不带家眷,如青年般带着妇人的,更是绝无仅有了。

    那妇人又着实靓丽,突兀地出现在今天这场合中,很是吸引人们的视线,有些甚至在明目张胆打量,直将她看得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手戟也可以变成凶器,哪家行商的护卫入此地可得明晃晃拿在手上无人过问?赵原倒只打量妇人两眼,就将注意力转到奇怪的青年身上。赵原看得时间长了,青年也有所觉,抬头冲他嘻嘻一笑。

    青年笑容中略有些顽皮,却将赵原吓得一跳,急转开头,再不敢继续注视下去。

    外面终于不再进人,只是一直这样等着,连赵原都感觉有些不耐烦了,其他行商填饱肚皮后开始相互议论打探,场面渐渐散乱起来。再过一会,先前在门房问话的阴沉青年从门外进来,身后还跟着十余名黑铁卫。

    青年在人群中指出两人,黑铁卫们顿时拥上。

    一个反应不及的,瞬间被按翻倒地;另一人却手脚麻利,飞快跳起绕着人群乱跑。

    一边跑,这人一边大喊:“邓慕安欲夺我等之财,诸位尚不自救?”

    突然的变故已吓得众行商心惊胆颤,便是赵原也开始惊疑起来,莫非果然如此?

    那阴沉青年高声道:“诸位放心,大元绝无此事!不过此二人曾数番往来河南,些许货物变卖耗时良久,且又多方打探大元军政虚实,恐各为曹孟德、刘景升细作,今擒之细问也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地上被按翻的怀中已搜出利刃来。

    作为行商,身藏金银还有可能,怀装利刃的应该是护卫了。听到阴沉青年说话申明,抓捕的人也确实行迹可疑,赵原顿时又将心安回肚子里。

    逃跑那人还在人群中乱窜,滑溜得紧,黑铁卫们一时抓不住他,赵原觑他跑过自家身边时,突然飞起一脚,正踹在他腰胯上,使他踉跄跌倒出去。

    这人身手却非一般敏捷,手在地上一按,又复起身,已从怀中执出短刃,目露凶光瞪住赵原,就欲扑过来。

    看他凶恶模样,赵原顿时懊悔心虚。往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只是那人才刚跃出。已有一道寒光疾射来。正中他大腿上。那人一声惨叫,又扑倒在地,被黑铁卫们死死按住,再也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看他大腿上明晃晃钉着一支手戟,入肉足有三四分,袍下血渍正冒,赵原害怕之余,心头一动。回顾廊下青年身边的丑汉,左手的手戟果然已只剩下两支。

    阴沉青年领着黑铁卫们拖走两名怀疑细作者,多数行商尚惊魂未定,赵原已略放开些,走到廊下冲那青年施礼,道:“多谢相助!”

    不想青年摇摇头,竟然道:“此事本该我谢足下!”

    听他口音比较杂,不过大概以南阳音为主,赵原不明白对方为何会如此说,就不好再继续搭话。

    见他面现迷茫。那青年又开口问了句:“足下何地商?”

    赵原这才正容道:“东海赵原,字子亭。”

    对方问名。还以为是有结交之心,不料自家报上名字之后,那青年就只点点头,又住了口。

    青年有些不合礼数,只是语态自然,并无轻视之意,让赵原发不出火,又下不了台。进不是,退不是,正憋得难受时,甄府一直紧闭的客厅门突然“吱”一声打开条缝隙,从内挤出两人,并肩立在台阶上。

    这两个人,经常行商河南的都认识,头一个是洛阳商行主事、甄府主人甄俨甄仲勤;第二个是昔日洛阳商行管事,如今的大元工部侍郎王玮王德亮。

    二人走出之后,甄府客厅厅门那掩开的门又“吱”一声闭上了。

    甄俨、王玮先抱拳冲人群行礼,见到两个熟人出面,行商们终于安心了些,赵原也趁机讪讪退回人群中。

    变成官身立马感觉就不再一样,待王玮立定,目光往四下扫视一遍,院中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赵原却又注意到,王玮看向廊下时,身子略躬了下。

    这青年究竟是何方贵人?

    他尚自猜疑,台阶上王玮已开口说话,忙又凝神细听。

    王玮道:“大元一等功民不轻授!先告于诸位,此番欲请外售之物非小可,若不慎,或便招杀身之祸!”

    只听王玮这几句,很多人心中都是一紧,才记起此地商籍难获,此次拿出明白给授,其中要承担的风险定然也不会小,连赵原之前的狂热都稍稍消退些,甄俨才开口接上:“今日入府者,此时欲退,尚得自便,往门房处领所纳钱离去便是!待闻我等事,便需按约而行,若有违背者,日后再不许入大元行商!皆请三思!”

    甄俨再说完,有人犹豫一会,就提步往府门外走,果然无人阻拦。

    有了带头的,就不停有人陆续离开,也有人行至门边,犹豫后又复返回的。

    前后走了四五十人,院中所剩还是在三百左右,代表着一百六十多支商队。

    再等一会,见已无人要离开,甄俨方点点头,对他弟弟甄尧道:“闭府门!”

    很快,甄府外门就闭合上,甄俨、王玮亲自返身推开客厅大门。

    随着厅门推开,看清里面物事,很多人咽喉中都不由出一声:“呜喔!”

    那是一排排码放整齐的纸质书本,数量之巨,几乎充塞满整个客厅,怕有几万册之多,书籍周边又有三十余名黑铁卫持械守护。

    随着厅门打开,原本空气中的墨香味似乎又浓烈了许多。

&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