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1.蛾贼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1.蛾贼

    初春时节,河风仍旧刺骨,河面上不时有大块的碎冰飘过,两岸背阴处俱有残雪未化。

    南面岸坡上,一大片绵延几里的榆树林,枝条上却已有嫩芽抽出。这段大河上下几十里内都看不到人烟,不过今天榆树林外居然四散摆放着不少辎重车辆,牛羊马驴等几百头牲畜就系在车辕上,树林里,有上万衣衫褴褛的人聚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些人男女老少都有,一个个面带菜色,大多手里还提着刀枪棍棒各式兵刃,东一团西一群地簇拥在一起,依靠同伴身体相互抵御着寒气。

    他们穿着打扮各异,若对那些身上的血迹污渍和尘土视而不见的话,穿在身上的衣衫布料有的其实是绫罗绸缎,也有的只不过是葛布麻衣,看着富贵不一,稍微相似的地方,是大多数人头上都扎着的黄色头巾,让他们看起来确实像一个团体。

    寒气凛人,除间或传出几声婴孩啼哭外,大部分人都在保持着沉默,用一种焦躁不安的眼神不住往南方打量着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终于,万众期盼的马蹄声从远处响起,传过来时迅速打破了榆树林的宁静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!”

    听到响动,树林里的人群便开始骚动起来。

    马蹄声由远而近逐渐靠近,四名同样头裹黄巾的骑士也出现在视线中。

    人群外围一个身着两当铠、体格强壮的少年用手中长枪杵地,借力跃上林外一辆辎重车,除去手中长枪外,少年右腰上还挎把环首刀,左腰下吊把小手斧,背上背着张兖州少见的牛角弓,只是没有箭壶。

    少年全身都是武器,比周边人可都要富裕一些。

    站在辎重车上,少年看得真切,他脸上渐露出一丝笑容,回首高喊道:“羝根将军,许独目一众回来了!”

    少年虽然长得健壮,但脸庞稚嫩,声音尚有些尖锐,连发育过程中的变声都还没完成,话音却异常响亮,只是榆树林中并没人搭理他,大家都已看清远处飞驰来的这队骑士。

    少年只得瘪瘪嘴,随即又双手拢嘴,尖声问道:“许独目,郡兵追来没有?”

    只是两句话的功夫,几个骑士又奔近了许多,听到少年的呼喊,打头的瘦高独眼汉子怒声骂道:“邓疙瘩,早说过要叫老子屯长,再不守规矩,老子抽你!”

    独眼汉子威胁下,少年识趣地闭了嘴,几个骑士便一起“哈哈”笑起来,转眼奔到榆树林外,许独目在马上大声问道:“将军呢?”

    几匹战马喘着粗气,身上布满汗渍,榆树林里的人们并没什么纪律可言,早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问着和少年相同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有官兵么?”

    “许屯长,眼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鄄城兵出城了?”

    不但嘴里在问,还有人伸手去拉许独目坐骑的缰绳,不让他离开,独眼汉子喝止不住,眼见不得前行,只得将探到的军情大声宣告出来:“济阴郡的官兵已退回去了!鄄城营兵也没敢出城!快让老子去禀告将军,耽误了军情,小心将军割了你等舌头!”

    听到消息,周围的人们终于安心了些,便放过他,许独目正准备跨马挤进去,树林里传出一道浑厚的声音:“行了,老子已听到,不用再禀!”

    “将军来了!”

    人群忙四散让开,一个身材厚壮、浓眉大眼满脸胡须的中年汉子在几名着札甲士卒簇拥下走出来,榆树林里聚集的人大半无甲,小部分同邓疙瘩与许独目一般身着两当铠,极少数人才有札甲,这汉子身上却是一套更罕见的黑光铠,头戴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