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六百零八节 河西!河西!(3)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长安,未央宫,温室殿。

    御前军事会议正在召开。

    与会的皆是大汉帝国在京大将!

    卫尉兴宁候卫驰、细柳将军成安侯秦牧、北军护军使建信候许牧、灞上军都尉信候张旭、宗正领棘门军都尉事青阳候刘敬等等,皆是大汉帝国近年来崛起的新星!

    也有部分老将在列,如周亚夫、郦寄、韩颓当等特进元老端坐于刘彻左右,拱卫着大汉天子。

    一副巨型地图,则摊开在众人面前。

    这是汉室目前所绘制的最全最详细的河西走廊地图。

    而在坐诸将,包括各位老将,都已经对这个地图上的每一个山川河流,都能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这也是当前汉家将军必须掌握的一项技能——背地图!

    连地图都背不了,还当什么将军?

    做什么一军之主?

    回家种田好了!

    这样至少不会害死人!

    作为外戚,卫驰担任今日御前军事会议的主讲人。

    他拿着指挥棒,在地图前道:“陛下、诸位元老、诸位同袍,河西之地,狭长而险要,控扼东西战略要道,乃我军前出西域、幕北的咽喉,非取不可!”

    “今,西匈奴内部生变,根据情报显示,西匈奴左大将且渠且雕难两月前遇刺,月前,故匈奴左大将呼衍当屠又率部于祁连发动忽然政变,控制了于单单于,并向我朝发出了求援书!”

    “据我军目前掌握的情报来看,河西之地目前已经分为三个不同的敌对势力所控制!”

    “一者,盘踞于居延之地的左大将且渠且雕难及折兰王骨荼所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者,乃是效忠于呼衍当屠,目前占据了祁连山的数部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者,乃是暗中摇摆不定,保持中立的诸部……”

    “根据陛下圣谕,我军要痛打且渠且雕难及折兰部,轻轻放过中立者,对于呼衍当屠所部则尽量以怀柔之策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卫驰的介绍,众人也都是微微点头,纷纷觉得正该如此。

    河西之地,地势复杂,情况也比较复杂,当地胡羌混杂,其西部马鬃山、星星峡一带,与幕北、西域相通。

    汉军倘若行动过于粗暴,很可能赢了战争,输了战略。

    一旦,诸部恐慌,纷纷趁乱逃亡北匈奴,则等于放虎归山!

    这河西诸部,可是有许多都是从前的匈奴单于庭的附庸甚至是本部部族。

    这些部族精于放牧,世代为孪鞮氏仆从。

    其中,折兰、卢候、若卢等部甚至是匈奴单于庭过去的忠实走狗。

    要是这些人跑去北匈奴未来可能成为汉军西进路上的障碍,还是要尽可能的想办法将他们留在河西,留在汉室的控制下。

    现在,郅都在幕南的作为已经证明了一个事实——只要教化得当,政策得当,管理得当,夷狄也是可以成为汉家良民。

    成为大汉帝国战争机器的一个零件!

    “陛下……诸位元老……”细柳将军成安侯秦牧站起身来,微微屈身拜道:“末将有一言……”

    “讲……”刘彻微笑着道,秦牧是他最喜欢的一个年轻将领。

    他是马邑之战成长起来的大将,去年接了卫驰的班,担任升格为汉军第一个常备将军级主力野战军细柳营的指挥官。

    严格算起来的话,他应该属于义纵的嫡系。

    也是汉军之中目前最大的山头周(周亚夫)义(义纵)军事集团之中的后起之秀。

    在周亚夫致仕,义纵又担任安北都护府都督,开始转职为文职的当口,他成为了这个集团地位最高的几个现役将军之一。

    未来说不定,这位秦开将军的后人,可能会开创一个新的显赫武将世家。

    对于年轻人,刘彻总是很鼓励的。

    迎着刘彻鼓励的眼神,秦牧微微理了一下思绪,然后拜道:“启奏陛下,末将愚以为,圣意乃是要围歼西匈奴左大将所部和右大将所部,争取在居延打一个歼灭战……”

    刘彻听了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地图上就已经标明了,现在的局势就是,西匈奴的主力,包括且渠氏族、折兰部以及其他数个大部族的兵力,都盘踞在居延,作为应对汉军攻势的兵力。

    其总兵力介于五万到七万之间。

    这支兵力是西匈奴最后的老婆本棺材本。

    只要歼灭了这支力量,那么,河西走廊就唾手可得!

    偌大的河西,将再无可以阻拦汉军前进脚步的力量!

    而一旦这支部队逃出居延,散落入河西群山之间,那么汉军恐怕就得做好在河西与敌人纠缠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什么牛鬼蛇神都可能跳出来。

    毕竟,汉军的补给线太长了!

    从北地郡出发的辎重,至少要一个月才能送抵合黎山,然后可能需要半个月的转运才可能送到前线军队手中。

    在河西,汉军是耗不起的!

    数万大军,每日吃喝拉撒,就是一个天文数字。

    若再算上民夫和牲畜的消耗……

    战争一旦拖延日久,少府卿恐怕就要上吊了。

    秦牧走到那地图前,指着一个远离居延的地点,道:“既是如此,末将愿意请缨,亲帅细柳轻骑,突袭此地,断绝西匈奴主力逃亡之路!”

    刘彻定睛看过去,发现此地乃是位于河西走廊中段籍端水、冥水流域的冥泽。

    所谓冥泽,因其湖水看上去有些发黑而得名,后世名为黑海、哈拉湖,是疏勒河最终注入的湖泊。

    也是青海地区第二大湖。

    也是后来的酒泉郡的战略要地,历史上汉室在此地设置了西部都尉所和西部障塞城。

    一旦汉军夺取此地,则可以控制住整个北山、疏勒河流域。

    更妙的是,从疏勒河溯源,可以直抵祁连山,甚至关闭星星峡通道,将整个河西变成汉室的盘中餐。

    只是……

    哪怕是从合黎山出发,汉军要抵达冥泽,也需要跨越至少一千里的路程。

    骑兵突袭此地,确实可以立刻锁死西匈奴主力西逃的路线,将他们堵死在居延地区。

    汉军轻骑兵能否具备如此远距离的奇袭能力?

    占据此地的汉军骑兵,又能否真的阻挡那些一想要逃命的西匈奴骑兵?

    这就是一个问题了?

    毕竟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