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一千五百九十九节 变迁与海疆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夜幕渐渐降临,未央宫的喧哗声也已经淡去。 更新最快

    端坐在御座之上,刘彻低头看着绣衣卫刚刚呈递来的报告。

    这些报告很多,足足有着一尺高,全部都是有关本次大朝议的各郡国上计吏和官吏的资料、行举、背景描述。

    刘彻逐一审阅,不时就一些问题,对身前的几个绣衣卫官吏询问。

    自元德六年以后,汉家的政坛上,就开始出现了以意识形态、思想倾向为划分的派系。

    儒法黄老杂家甚至墨家,都在政坛上组织起了自己的小团体。

    他们彼此相互倾轧,却又互相合作。

    倘若一切顺利,这样的情况持续个百十年,刘彻毫不怀疑,在这些小团体的基础上,将可能诞生出一批具备诸夏特色的政党或者类似的组织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现在,墨家与杂家,就已经在朝着近现代政党组织的方向演化了。

    他们甚至已经具备了一些政党的特质。

    譬如行动纲领、组织纪律、理想信念和行动目标。

    而这无疑大大增加了刘彻这个皇帝的负担。

    政党或者相似的组织,可从来都是皇权最大的隐患和威胁。

    监视和监控他们的一举一动,是很有必要的。

    当然,刘彻不会去特意的打击和打压他们的发展。

    审阅着这些资料,刘彻的神色渐渐凝重。

    从绣衣卫的报告和相关情报之中,刘彻看到了在官场上,儒法黄老各派,都开始有了自己的基本盘和根据地。

    像是公羊派和楚诗派,如今便已经渗透到了齐鲁吴楚的方方面面。

    到现在,他们不仅仅将过去鲁儒一系的势力范围尽数吸收和消化,还进一步借助汉室本身强大的官僚系统,将他们的势力,渗透到了当地的各个阶层之中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仅有了在官场的代言人,还拥有了一大批商贾支持者。

    这些商贾,通过捐献给各个学苑资金以换取学术界的支持和掩护,进而与官方的士大夫们结成联盟。

    一个个利益集团在这盘根错节的关系网络之中成型。

    根据齐楚地区的绣衣卫报告,齐楚地区,已经出现了丝麻吃人的迹象由于汉室商品经济不断兴盛,各地对于布帛的需求与日俱增,手工织造业的利润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仅仅是南越和闽越,每年就要从齐楚进口超过五十万匹各色布帛。

    而汉室本身的布帛市场需求每年都在数百万匹以上,且在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种植苎麻和养殖桑蚕的利润,远远超过了稻米与粟米。

    于是,齐楚地方的商贾、地主与官僚们在利益的驱使下,一方面开始不断鼓励甚至逼迫农民种植苎麻、桑树,养蚕。

    另外一方面,缫丝和苎麻纺织都需要大量的劳动力。

    是以,他们开始用各种手段,迫使农民破产,并使之负债,不得不去他们的作坊之中工作以偿还债务。

    这让刘彻看着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好在,这种迹象只是刚刚出现,还只是开头,所以地方的社会矛盾还算可控。

    而且,这些渣渣心存顾忌,吃相不敢太难看,不敢做太过下作的事情。

    但随着时间推移,未来,羊吃人与棉吃人的事情,肯定会愈演愈烈。

    唯一的好消息,或许就是现在汉室据有幕南,并在当地建立了牢固统治。

    所以,应该来说,不至于发展到英国工业革命初期的可怕程度。

    而说起来,也是搞笑。

    事实上,齐鲁之所以会发生这种事情,是因为安东之故。

    安东的屯垦事业,从去年开始就出现反哺汉室。

    尤其是齐鲁一带,因为与安东有着固定的频繁海上联系。

    安东屯垦团出产的大量富余粮食,由楼船和民船,运到齐鲁。

    安东的廉价粮食涌入齐鲁,使得齐鲁地方,哪怕进行了大规模的改稻为桑为麻,但却不用再担心缺粮。

    进入工坊工作的工人,也可以用自己的薪水购买到足可够全家吃饱的粮食。

    在不用担心粮食紧缺的情况下,齐鲁吴楚一带的桑麻业迅速的发展起来。

    无论是对于商人、作坊主、地主甚至是农民来说,桑麻业与纺织业,比单纯的农业都更有前途。

    你在地里种粮,辛苦不说,回报还不一定能足够填饱全家的肚子。

    毕竟,现在还不是隋唐大运河开通后的后世。

    齐鲁吴楚等江南之地,也还不是那个鱼米之乡。

    尤其是吴楚地区,本身的基础设施就很落后,渠道很少,水利设施不健全。

    与之相比,种植桑麻或者去作坊打工,虽然辛苦不少,但回报比耕作强多了!

    南方已经初现资本主义的萌芽。

    在北方,法家的势力,却如同八爪章鱼一般,深深的纠缠住了许多郡国。

    出了关中向北,太原、代国、上郡、云中、陇右、云中、北地,乃至于高阙、九原,现在基本都是法家在主政。

    一位位法家干吏,从基层一直铺到了郡守府衙门。

    在这些地方,除了退役军人转任的官吏外,几乎其他所有职位,都是法家的人。

    而法家本身也与军方关系密切。

    尤其是代北一带的将门和军功贵族们,与法家几乎是一个鼻孔出气。

    在这些地方,法家与军方,共同编织出了一张用法律、制度为经,以军功、武勋为维的大网。

    在这里,全民皆兵,家家户户都热衷武事。

    郡县乡亭各级官员,都积极的组织和训练着大量民兵。

    假畜与假马政策,使得北方的中小地主家庭,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着一个善于骑射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他们伸长了脖子,每天都在盼望着来自长安的召唤。

    地方上的军功贵族们,显贵之后,非但没有去欺压乡邻,鱼肉乡里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,他们是北方减租减息的带头人。

    一个乡中,若出了一个校尉,那么全乡都会大摆酒宴,庆贺三日。

    因为这意味着,从此乡中父老的负担将大大减轻!

    这个校尉一定会回报乡亲!更将成为父老乡亲们在遇到问题或者不公时的最大靠山!

    同时,他还将不断的将大批年轻子弟,带去军队。

    现在的汉军各部,最是推崇子弟兵了!

    这是自楚汉争霸之时,就被世人公认的真理。

    汉王靠丰沛子弟兵打天下,项羽依靠的也是那忠心耿耿三千江东子弟。

    新兴的军功贵族们,自也不能免俗。

    他们需要,也确实希望,能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