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灯
护眼
字体:

第八百三十八章 检察官与讼师的战斗准备

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
    写手金圣叹童年贫困孤独,九岁入读私塾,刻苦勤奋,思想独立,喜爱阅读,尤其沉迷于《水浒传》,成年后考取秀才,耗费无度,以致常处贫困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怒而站起,说:

    “《水浒传》令人百看不厌!无非是本书把一百零八个人性格都写了出来,人有其性情,人有其气质,人有其形状,人有其声口!

    一本书中,便尽藏有倒插法、夹叙法、草蛇灰线法、绵针泥刺法、弄引法、獭尾法的写作之法——

    而我观阁下之文,则千人一口,千人一面——洋洋洒洒,不知所言,总提那面的世界,又不知道是何意——”

    写手金圣叹为人孤高,常常率性而为,个人主义严重!

    以才子自居,狂放不羁,目中没有领导!

    甚至讥笑其他写手庸俗愚拙,比如对当红写手习风金就口无遮拦,说人家只会围着裙子转,若无女主,定然不会写了!

    杨友行秘书长自知面貌帅气,所以呢平常对其他人都是宽容忍让,他是一个大度的人,绝对不会和一个古人一样!

    但是,那本书的仆街原因是自己写的不好嘛?分明是看盗版者众多!!

    杨友行秘书长冷冷地对这位中年大叔说:

    “我完全否定这四本书了吗?如果批评都毫无自由,那么赞美又有什么意义?你对其他写手常常出言不逊,我不怪你,你是性情中人——但是你知道我那本书为何会扑街吗?你知道这其中所反映出来多么深刻的社会原因,历史原因,人文原因吗?!”

    写手金圣叹还牛逼上了,说:“不论如何,休想再让我写下去了!”

    啊呀!他要当太监!!

    杨友行秘书长冷笑着说:“你不想写下去了,就是断更,断更了就是当太监了,太监就是没有小鸡/鸡!”

    接下来两个人的啤酒酒劲儿上头了,都喝了好几瓶了,他们一个叫对方老狗,一个叫对方小狗!

    好吧,两条写手狗狺狺地厮打起来——当巡警赶到时,杨友行秘书长已经成功地把中年大叔骑在身下了。

    两人一起去了警局。

    做笔录时,那个巡警吓了一跳,这个醉熏熏的帅气的年轻人竟然是汉唐集团的人!

    他赶紧给秦曦关部长打个电话。

    秦曦关部长接了电话后,想了想,说:“按规定处理!”

    然后他又给沈千千经理打了电话,让她赶紧给杨友行秘书长带回家。

    就这样,杨友行秘书长和写手金圣叹都被做了档案记录,都被处罚了五百马票——杨友行秘书长有幸成了汉唐集团里第一个受到治安处罚的人。

    第二天,杨友行秘书长醒来后,感觉浑身都痛,回想起来和金圣叹打架斗殴的过程,他十分感叹,想当年自己是写手中最能打的,谁知道喝多了啤酒,竟然能让一个中年大叔打了很多下!

    这条老狗是挣了些马票了,竟然搬出了免费的写手公寓,自己租了一处房子,竟然要去考讼师!

    他赶紧去找颜棠技术员,询问考讼师难道没有年龄限制嘛!

    当时颜棠技术员正在一家冰粉店里津津有味地吃着冰粉,她说:“不能有年纪限制,很多有根底的讼师都是四五十岁了——”

    杨友行秘书长说:“连中老年人你都给机会?!”

    颜棠技术员当时瞪着亮晶晶的眼睛说:“谁考过都有资格当讼师,为什么要管人家的年龄?!”

    好吧,杨友行秘书长被她美丽的眼睛打败了,就说,他原本有一个写手,有些许才华,最好不要让他考上——写手也要当讼师,他会成为蹩脚的讼师。

    颜棠技术员瞪着亮晶晶的眼睛说:“若是考过了,我还会亲自培训的,你知道我看过好多以法律为内容的电影电视了!我还有所有的带律政字头的电影电视资料片!”

    杨友行秘书长无语了,他都给颜棠技术员交了冰粉钱了,她还不答应自己不想让金圣叹当成讼师的要求。

    颜棠技术员忽然就叫了一声,说:“天啊,你的眼角怎么青了?又被千千姐打了!”

    “没没,我和铁依厂长比赛拳击时受的伤——”

    颜棠技术员又叫了一声,说:“天啊,你只受了这点伤?!”

    杨友行秘书长没有办法了,因为他是买断啊,所有版权都在自己的手里,所以找了一个写手续写吧,结果有很多原先的读者写信来指责——他自己受着了。

    可恨的是,那条老狗还真考上讼师了!

    听说那过程还挺励志的,这期间,他还打过短工,搬过砖,听说春节时靠着给人编写对联也挣了一笔钱——总之就是坚持学习啊。

    说实话,杨友行秘书长服了,虽然他是一条太监了的老狗,但是真有气节,说不写就是不写,宁可去搬砖!

    颜棠技术员还真上心,组织了一个班,天天上两节课,经常还搞什么法庭演习,情景再现啥的——当时汉唐法院已经完成了基本建设,组建了自己相对独立且完整的系统,至少他们的法警制服是巡警中最庄重而好看的。

    他们把陪判团改为11人制,不久的将来要改成21制。

    但他们自称是陪判团时,杨友行秘书长差点笑了,你们叫错名子了吧?

    刘原大法官说:“没有叫错,虽然他们只能是检察官启动,但是,他们会有决定权——”

    杨友行秘书长笑了,说:“你们可真懒,让明人自己决定自己的人有没有罪,你们看热闹——”

    刘原大法官也苦笑了,说:

    “有点儿是,至少最不坏吧。再说了,在这里,至少他们人人都有自由迁徙和自由工作的权力,严格的意义上说,他们是自由的人,可以做出自己的主张,我们不操心了,当然,还要能听懂我们的话,没有智力障碍,还要有我们的身份证,不是这里的公民,没有资格的。

    不过,好在检察院方面也不会随意启动的,太浪费人力和物力了。”

    后来,打官司的案子越来越多了,这好像也和经济的发展有关系,经常发生纠分。

    大明商人不喜欢见官,但是他们发现这讼师真是好啊,一切都交给他们了。

    慢慢的,所有的讼师都遇到了机会,这一竞争,慢慢地也显出高低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说先前那个起诉汉唐集团的年轻人更善长民事赔偿方面的话,金圣叹讼师则更善长在经济纠分或是刑事案件上辩护,特别善长说服陪判... -->>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上一章目录下一页

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

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

下载APP
终身免费阅读